vr丨竞技时代-1000炮捕鱼机

2016-06-08 17:34:25

2016年3月9日,第五届gmgc2016在国家会议中心盛大举行,在下午的“vr电竞开启娱乐竞技新时代巅峰对话”中,北京竞技时代科技有限公司ceo兼创始人李金龙先生受邀担任本场对话的特约主持人,与戏谷电竞联盟ceo胡志祥、游戏风云vp刘星、《电子竞技》杂志执行主编王思奇、优酷土豆游戏内容主编董成宁、火星时代实训基地影视系教学总监李晓栋共同探讨话题。


1.png


以下是当天现场讨论内容:

 

李金龙:各位现场的朋友们,以及在座的嘉宾,大家下午好!非常容幸今天能够在这个环节担任主持人,和大家以及我们行业内的小伙伴讨论和分享有关电子竞技的一些话题。


因为大家都是做电竞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员,我想有必要让大家各自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 李金龙,是竞技时代的ceo,竞技时代是vr电子竞技赛事组织的平台运营公司,我们是新生事物。


胡志祥:大家好,我是戏谷电竞联盟的ceo,我们公司主要包括线下电竞,如:端游、手游等其它竞技。


刘星:我是刘星,上海游戏风云频道的vp。


王思奇:大家好,我是电子竞技杂志主编王思奇,业内人士都叫我皮杰。


董成宁:我是来自优酷土豆游戏的董成宁。


李晓栋:大家好,我叫李晓栋,活性时代实训基地影视系教学总监,我们主要做人才孵化器方面。


李金龙:今天在座有从事主办电竞赛事(活动)的,也有视频媒体包括电竞杂志,也有电子内容制作,涵盖了电竞这个产业上下游的几乎大部分的领域和环节。

    

今天想跟几位一起讨论以下几个话题。

    

和在座的朋友分享一下目前电子竞技产业的现状,还有个人的看法观点,电竞现在这么火,小伙伴们怎么看?


胡志祥:我从事电竞行业有一段时间,主要的经历是在于线下,主营做网吧行业电竞业务,十几年看电竞起起伏伏,目前为止电竞这个行业还是附属产业,基本上它不能直接造血。到目前为止,国内的电竞行业属于两种形式,一种属于用高价钱挖掘主播,挖掘战队进行高端比赛,这种比赛比较吸引眼球,但也比较烧钱,属于爆冲式。中国不缺乏电竞,底下大概有一亿人从事电竞比赛,我们把电竞当作两个方面来看,用足球比喻,如ig对edg,就像德国对阿根廷,很多人都愿意去看,像多数的线下比赛,说不好听点,就像印度对巴基斯坦,没人愿意观看,呈两头热,目前国内电竞赛事不是很成熟。直到目前为止,这两年看起来虽然很火热,还需要找到一个突破的模式。


刘星:我从事电竞时间也比较长,做了十几年,从最早打比赛到自己做俱乐部再到做比赛。我觉得应该最近两年电子竞技在中国算是迎来了相对比较黄金的时刻。以前我记得在大概7、8年前,一个电子竞技战队参加比赛的时候,可能一个全国赛事总冠军的奖金是3万块钱,大家打一场比赛分奖金会非常开心,现在有的赛事动不动几百万上千万这样一个情况,而且俱乐部或者电子竞技本身有很多新的盈利模式,比如说像经济直播、像电商、还有一些衍生的内容、影视制作等方面,整个产业的规模涨幅是比较大的。


 相信大家也在电竞行业时间较长,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观点,投资人也不是傻子,大家投了那么多的公司肯定有它一定的价值。比如说像电子竞技衍生了不同领域,包括竞技直播公司,俱乐部直播、赛事,衍生的内容,整个相对比较成熟。在传统pc,以《英雄联盟》、《dota》两项顶尖电子竞技游戏为代表,在这两年期间一直是黄金时期,但要看后面怎么发展,不同公司切入点不同,但都有机会在电竞市场上做不同的事情出来。


王思奇:我从事电竞有5、6年的时间,我看法跟刘总接近,电竞在中国起步比较艰难,他们都是吃苦过来了,现在有一个爆发趋势。现在电竞之所以火,是因为电竞相关产业发展得特别好,大家都有钱了,另外直播平台兴起就是标志了电竞相关产业的发展,促使电竞成为一个比较爆发的趋势。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必然的现象。

    另外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打游戏,可能很多社会中流人士都不太认可电竞,电竞经历了十年的发展,社会人士也渐渐开始认可电竞这件事情。举个例子,我个人喜欢宋冬野的民谣,民谣火了,这不是因为某某的平台宣传,我自己认为不是因为太多别的因素,就是民谣本来应该火了,我觉得电竞就是这样的状态,有喜有忧,它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董成宁:我比较同意刘总的说法,电竞这个行业即有泡沫也有机会,03、04年那个时候广电总局没有发禁令给电子竞技的,大家在某个平台上可以看到电子竞技的节目,但是之后下达了禁令,所以说我们国家的电子竞技文化一段时间内,我觉得那时候是一个机遇,那时候没有这个规则之后,我觉得电子竞技今年发展得中超3d捕鱼游戏的版权卖80亿,我觉得可能会赶上更大的井喷,这两年也是很好。我们知道,从2011年校长进入这个行业以来,给电子竞技带来很多更高端的东西,比如成立ace联盟,包括他带领的ig夺得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奖金特别高。随着电竞的发展,可以看到主播签约上千万。这是很好又是很坏的时代,我觉得整个行业现在处于一种比较浮躁又比较有机遇的情况。像前两年neotv在新三板上市,也是电竞行业已经比较好的发展趋势。


李晓栋:我从旁观者的角色谈谈,我们一直做影视人才的培训。一个行业想往上发展,人才数学功能是特别重要,刚才和胡总聊了一下,电竞大部分来自自发组织团体打比赛,这个行业将来想发展特别好,可能需要有特别好正规军和准备军,我们需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输血功能,未来人才支撑可能是对这个行业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


李金龙:刚才听了几位的分享,共同的观点跟在座朋友们一样的看法,电竞现在是红得发紫热得发烫,另外让我们觉得不太可思议的现象发生,有它浮躁的一面。首先电竞这个事之所以今天能有这么好的发展,很大程度还是来源于这么多年以来被压抑的一种报复性的释放。我个人也是骨灰级的玩家,从95年开始  接触pc游戏,97年上网,在网吧当中跟朋友联机打《cs》,玩《星际争霸》。当时在网吧这个东西已经很普及了,但是还没有广泛意义上的公正的赛事体系,后来我记得好像wcg出来了,全世界的玩家都特别关注,也诞生了如sky这样的一些英雄形象的明星,但好景不长,今天刘星也带分享给大家很多东西,而我作为在中国电竞最早的推动者。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面临是一个机会大于挑战的时期,可能性多过负面影响的电竞新局面。


83025aafa40f4bfb98f42317044f78f0f7361848.jpg


再次想和大家一起再探讨一下,目前电子竞技都是通过游戏为载体,大家感觉什么样的游戏产品更加适合做电子竞技,这是官方出的问题,我再引申一下,觉得这个问题是否有另外一种含义,今天大家所看到的电竞要么是《英雄联盟》,要么就是《dota2》类似的产品,这两款产品是否最适合做电竞,电竞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是否可能有新形态的游戏会出来,大家对这个方面有哪些看法?


 胡志祥:目前看起来这几类的发展都有不同,游戏电竞,内容的竞技性有较强的差异化,可能比较受欢迎,我个人觉得这样的模式更有利于开展电竞赛事。


李金龙:我明白了,就是有竞技性的游戏类型更有利于开展电竞赛事。


 刘星:看你从狭义还是广义上来说,无论从狭义还是广义都有一个基本原则,作为一个电竞项目第一就是公平性,这个非常重要,为什么很多网游做不成电子竞技,我不能两个人去打,我花钱有了装备,一刀把你砍死,这个肯定不行。《英雄联盟》收费是让你去购买那个人物的皮肤,买了皮肤之后并不会影响你跟他的技术。中国电竞传统衍生下来会有两个分支,一个是fps,一个分支《星际》到《魔兽》到dota的分支,从我个人来讲,任何游戏都是可以做的,《愤怒的小鸟》可不可以做成电子竞技,或者像《植物大战僵尸》完全可以做成电子竞技,早期会局限于这些,移动电竞也在做,vr电竞非常火,这都是未来电竞的发展。现在大家是基于pc端,未来基于家庭娱乐端,基于手机端,手机应用场景更多,移动赛事也会增强,我觉得电竞项目概念应该是一个广义的概念。


李金龙:随着新的主机新平台不断出现,新形态的电竞游戏也会百花齐放。


 王思奇:大家公认moba这么火,《英雄联盟》对战的形式,无论社会还是游戏模式,大家融合度比较高,可能五个人操作起来都不是特别好,但大家可以打配合,共同打一场游戏。不可否认,相对于之前比较复杂的rts游戏相比,打moba没有这么累,因此延长你的游戏寿命,运动员的寿命,moba有这样的原因,是这么多年演变过来的结果。现在想成为电竞,都可以往这方面努力,比如说五个人是新手如何快速进入游戏,五个人非常简单非常快玩游戏,每个人不用付出太多的时间训练。


李金龙:那些在公平前提之下能够更好地强调配合,让小伙伴在一块比较轻松快速上手,深度去研究探索很多技巧。这是moba的特性,适合做电竞。


 董成宁:定义竞技游戏,应该具有普遍性和社交性,我之前听优酷的朋友演讲讲过,游戏是一种社交语言。其实是这样的,游戏已经成为一种社交语言,对竞技来看,我觉得你投入一种高对抗高激烈的东西在里面,这是我的观点,目前在很长的时间内,moba不会被取代,只能用换一种形式或者更完善它后好的发展。我个人观点就像比喻成足球或篮球来看,现代足球在英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那大家为什么喜欢看足球,广泛认同足球是男人喜欢玩游戏,有高激烈高对抗。大家正是看喜欢看,才会喜欢这项运动。像moba,比如《英雄联盟》,拉出十个人5到8个都喜欢《英雄联盟》,都因有高激烈高水平的赛事支撑,再例如s5 s6等这种。我个人观点看在一段时间内moba游戏是不会被取代的。


李金龙:高激烈高对抗性,造星体系商业变现的生态或者整体性是促使moba游戏今天成为主流的主要原因。


李晓栋:现在比较经典的cs大家玩得最多也比较持久,我自己也经常玩。因为它是一种竞技游戏,所以它的竞争性、技巧性要足够高,这样它的可玩性就会比较强一些,我还是推崇这种,类似cs这种比较经典的。


李金龙:您认为经典就是最好的。我个人观点来说,我看到电子竞技最早最火的表现形式,应该说quick,这哥们发明了3d游戏,这哥们做了反畸变算法,例如卡马克的vr设备在软件端研究出核心技术,也是我个人非常崇拜的一个人,为什么提到卡马克,一方面是他的技术贡献造就带来了我们今天整个产业很重要的基石,最早写3d引擎,发明fpm游戏。那么fpm游戏在quick曾经风靡一时,包括《魔兽》《星际》等等,dota异军突起,感觉总是在电竞行业当中江山是大有人才出。刚才一位嘉宾观点说,其实生态链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我本人是从事vr电子竞技的比较新颖的一个事,在这儿也听听你们的看法。vr电竞相对传统电竞,从各位专业角度说,你觉得我们可能会遇到主要问题是哪些最大的机遇可能有哪些?


胡志祥:我个人关注vr两年,目前vr跟着研发走,研发技术决定了vr整个电竞发展方向。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从现在技术来看,无论ar、vr以后的mr,至少在2016年、2017年,vr落地电竞趋势虽然会逐渐增加,但难度也蛮大,例如像人的习惯,vr有一个人的视觉的屏障,举一个例子,戴着一个头盔式的眼镜,戴着眼镜心理有障碍,你有框架,你不敢移动,这个就好像潜水,从鼻子改成口呼吸需要一个过程。在中国讲vr电竞更合适b2b2c的过程,这么庞大这么昂贵,消费者不太容易接受,需要一段时间的教育,但我觉得是未来的趋势。


刘星:那时候跟移动电竞有点像,当时说移动电竞不太现实,实际移动电竞慢慢起来,好的移动电竞也有像pc传统联赛去发展。vr现在目前主要做电竞是一个先铺底层生态链,包括vr游戏,vr设备,让玩家适应新的游戏,在整个vr的电竞里面发掘一款爆款的产品,pc也好或者是移动也好,它的电竞生态能够起来,达到一个高潮基本上跟一个爆款产品分不开。当年从quick到《魔兽》,然后《dota》到现在创造繁荣期跟《英雄联盟》,《dota2》产品息息相关,也包括腾讯的投入。vr这块有爆款的产品,然后再有一个生态链的搭建,我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我觉得这个速度可能会很快。


  • 客服电话:400-135-2015
  • 周一至周五 09:30-18:30
0.0146s